哪隻

走著,低著頭看路邊,會發現…
…有很多隻。

總算是偷懶到給自己搞了張頭貼哈哈哈x
拍起來總是和看實品有了令人崩潰的色差 ( 跪
然而並沒有掃描機……(嚎啕大哭

米納斯真愛,比心

【特傳】無殿二三事 之一

*有靈感就寫系列
*腦洞關於無殿一家人(不
*可能之後會有算架空設定的但這篇應該不算?
*總結就是私設滿天飛、OOC滿街跑(





以下


颯彌亞五歲時剛搬到無殿住的那段時間裡,因為人生地不熟,爸媽又都不在自己身旁,常常感到寂寞,可爸爸在最後見面時告訴自己要堅強。

雖然還不太曉得堅強的意思,不過大概是媽媽說過的什麼……男兒有淚不輕彈吧,所以我不可以動不動就哭,小颯彌亞這麼想著。

於是颯彌亞為了不讓自己有明顯的情緒流露,常常繃著一張小臉,抿著唇,總是安安靜靜的。

或許是母愛蠢蠢欲動,無殿裡另外三位住戶中的兩位女性,每每見到颯彌亞有如一般小孩偶爾裝大人時那般正經,總會忍不住蹲下與他矮小的身材平視,抱抱他或捏捏他的臉頰,扇有時還會在臉頰偷親一口,搞的不習慣與別人肢體碰觸的颯彌亞全身僵硬,不知如何是好地微紅著臉,機械地運轉起蘿蔔般的短腿逃離。

不知不覺間下意識就會走到除了他以外的唯一男性,也是將要拜為師父的人那兒。

看著中國古風裝潢的房間,以及在裡頭看著書,似乎沒發現有人在門旁的銀色身影,颯彌亞正要走入時總會忘記入口處還有高到自己大腿處的門板,年紀尚小的他不能理解明明是門口為何還要設置讓人不好走的東西。

雖然不是爬不過去,但今天穿著鏡姐姐特別準備、自己也很喜歡的衣服,有點爸爸媽媽熟悉的氣息,所以他不想弄髒,接著就皺起小臉,在門口來來回回走動,並努力運作著容量尚小的腦袋思考該如何越過這門板。

晃著晃著,直到感覺頭上有陰影籠罩,才發現銀色的師父已走到自己面前,赫然發現可以找人幫忙的颯彌亞,睜大總是平靜無波的紅眼,小小「啊」了一聲,接著想起扇姐姐教過自己請求別人幫忙時該做的事情。

於是,颯彌亞持續以似乎水潤起來的紅眸直盯著自己的師父,接著舉起雙手朝向對方,微歪著頭,屬於小孩子軟綿綿的聲音響起:「師父……抱?」

傘當然聽的懂颯彌亞是要人抱著跨過門檻,可他現在的腦海裡全充斥著那軟萌童音喊自己師父。傘也知道以颯彌亞的個性大概不會自己想到這種拜託方式,肯定是別人教的,但他還是無法阻止有聲畫面在腦海一直洗印。

「好可愛……」傘難得的有明顯的情緒波動,雖然表面上還是看不出來。

他覺得在自己已活過的漫長歲月中,內心那通往某處的世界大門被悄悄開啟了。


End





碎碎念:
我只是單純想寫寫小孩子而已……信我!看我真誠的雙眼!(努力睜大
總覺得自己把傘整個寫成……嗯,戀童癖傾向?